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休闲地带
 
海外中餐馆的名字令人费解
作者:曹园 发布时间:2017-2-22 浏览次数:613 
中国省份为什么这么多?外国人看不懂的中餐馆命名学
2

  《华盛顿邮报》的记者从4万家中餐馆名字中筛选出了100个高频词。

  “鱼香肉丝为什么没有鱼”“老婆饼为什么没有老婆”——如同中餐的名字充满套路一样,中餐馆在海外的命名也令洋人费解。

    “他们的省份,还有完没完?”美食评论家卡尔文·特里林写了一首打油诗,调侃眼花缭乱的中餐馆如何引发了美国人的认知障碍。

  特里林写道:“以前,我们只有粤菜;以前,我们很容易知足。但是后来,川菜来了,于是广东菜就有点过时。我们对川菜赞誉有加,虽然麻婆豆腐会把舌头辣倒。接着,上海菜也来了,我们啜起了小笼汤包。再后来是毛泽东的家乡湖南,我们以为差不多就这样,可是又有一个新省份福建来了。没有吃过新疆菜的人已经落伍,而西安菜又声名鹊起了。还有其他的省份……太多了,我数不过来!”

  这首玩笑之作刊登在《纽约客》杂志上,还引起了涉嫌种族歧视的争议。有人仿照特里林诗歌的构造,写了《他们的白人诗人,还有完没完?》回击;不过,也有人解读说,这不过是一个喜欢中餐但又觉得中餐太复杂的美国人的烦恼:为什么中餐不能像过去一样,只有炒面和炒饭?这样美国人就能自以为是轻而易举地掌握中餐了。

  吐槽归吐槽,特里林还是会经常骑着自行车在唐人街转悠——谁让那儿东西好吃呢!

用地域命名是海外中餐馆顺理成章的套路。
1

  用地域命名是海外中餐馆顺理成章的套路。

  除非你躲到美国中部的“中餐馆沙漠”地带,否则几乎没有可能在美国错过中餐馆。

  1908年,伦敦皮卡迪利附近开张的第一家中国餐馆,简单粗暴地命名为The Chinese Restaurant(中餐馆)。此后,无数中餐馆的出现拓宽了西方人的味蕾,菜系之多,品类之繁,令吃惯了土豆和胡萝卜的洋人咋舌。

  如今,美国的中餐馆大约有5万家——这个数字,根据《纽约时报》华裔记者珍妮弗·李的说法,比美国本土的麦当劳、肯德基、汉堡王和温迪快餐加起来还多。

  《华盛顿邮报》曾和美国美食点评网站Yelp合作,在一张以郡为单位的美国地图上,标出了中餐馆的数量。事实上,这也可以看作一张美国人口地图——哪里有人,哪里就有中餐馆。观察得更细心一点会发现,一个郡的中餐馆数量和当地的美籍华裔人口成正比。

  美国中餐馆地图显示,东西部的中餐馆密密麻麻,尤其在东北部各州、内华达州、旧金山海岸沿线,以及夏威夷岛和阿拉斯加州等地;中部则相对稀少,但除非你从“中餐馆沙漠”(达科他州北部到得克萨斯州西部)穿过,不然几乎不可能错过中餐馆。

海外中餐馆的装修风格,大红灯笼和龙纹图案都是必备元素。
1

  海外中餐馆的装修风格,大红灯笼和龙纹图案都是必备元素。

  珍妮弗·李对于美式中国菜极度迷恋,她在自己的作品《幸运签饼纪事》中提到,代表美国的吃食是苹果派,但美国人却不太常吃,反倒是中国菜深受欢迎。

  “美国人甚至把中国菜带上了太空,NASA(美国宇航局)把恒温的糖醋猪肉列入了航天菜单。每逢周一,南极最大的科考站麦克默多站会有‘中国菜之夜’。”在TED演讲的一个视频中,珍妮弗·李说道。

  这本《幸运签饼纪事》还揭开了美国人眼中的中国食物之谜,比如“谁是左宗棠,为什么我们吃他的鸡”以及“为什么犹太人在圣诞节吃中国菜”等,这些脑洞大开而经久不衰的古怪问题,几乎可以和中国版的“鱼香肉丝为什么没有鱼”“老婆饼为什么没老婆”媲美。

  如今,左宗棠鸡已经被改良成了“地道”的美式中国菜。当珍妮弗·李给左宗棠鸡的发明者彭长贵看这道菜的照片时,老先生有点被吓到了。“不是这样的,莫名其妙。”彭长贵反反复复摇头。

  这样入乡随俗后大受欢迎的菜式还不少,比如美国的炒杂碎和英国的炒杂烩——在中国本土根本找不到这样的中国菜。此外,还有美国中餐馆的饭后小食签语饼、英国中餐馆的开胃小食虾片,前者发源于日本,后者则是在国内早已无人问津的“中式薯片”。

签语饼。
1

  签语饼。

  热门词“Chop”有时也引起争议,比如芝加哥一家名为“砍砍中国佬”(Chop Chop Chinaman)的中餐馆就因涉嫌教唆他人滋事而停业。

  规模和菜式并不是评价一家美国中餐馆的决定因素,越来越多人开始注意到这些餐馆的命名套路。

  在美国,如果一家中餐馆没有那些最受欢迎的“美式中国菜”,将会很难留住顾客。同样,如果中餐馆的店名没有人们熟悉的字眼,也很可能难以招揽顾客。

  美国人已经习惯了类似“金龙自助餐”(Golden Dragon Buffet)这样的中餐馆名字,如果一家中餐馆取名太过西化——比如“多切斯特牧场”(Dorchester Meadows),最可能导致的结果是生意惨淡。

  美国中餐馆的命名究竟有什么特点?《华盛顿邮报》两名记者做了一份数据分析,从Yelp上提取4万家中餐馆的名字,通过数据筛选,获得了前100个词,这种量化让一些有趣的取名模式变得清晰起来。

  毫无疑问,在Yelp的名单上,最常见也最无争议的中餐馆名字高频词是“Restaurant”“China”和“Chinese”,这些词让人一眼就能看出“我进的是中餐馆”。大概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中餐馆的取名采用了这三个词。

  还有超过3000家餐馆的招牌使用“Express”(快餐),2495家含有“Panda”(熊猫)——这个数据的出现,和知名连锁中餐厅“Panda Express”(熊猫快餐)在全美有超过1500家分店有关。除了“熊猫”之外,“龙”(Dragon)也是中餐馆招牌上的标志性物种。

熊猫快餐是美国的一间中餐连锁店。
1

  熊猫快餐是美国的一间中餐连锁店。

  另一个颇受欢迎的字眼来自粤语发音的“Wok”(锅),有超过2500家中餐馆使用。同时,最受欢迎的地名是“Garden”(花园)、“House”(房屋)和“Kitchen”(厨房)。

  有趣的是,不像中国本土的餐馆更喜欢打老字号招牌,在美国中餐馆,“New”(新)比“Old”(旧)更受欢迎。“新”排名第11,超过1500家餐馆名使用该字,如“New Fortune Chinese Restaurant”(新财富中餐厅)和“New Chef Huang Buffet”(新黄厨自助);而“老”字只出现了31次,名字大多类似“老北京”或“老四川”。

  最受追捧的颜色是“Golden”(金色),1238家餐馆在名字中植入了这种土豪色彩。这份数据分析提取的前100个词还包括:Inn(馆)、Asia(亚洲)、Yummy(美味)、Rice(米)、East(东方)、Noodle(面条)、Bamboo(竹子)、Red(红)、Hot(热)、Dynasty(王朝)和Jade(玉)等。

  这100个词如同美国中餐馆的取名宝典,也是美国食客来到一处不熟悉的城镇之后,想吃麻婆豆腐之类的中国菜时会不自觉寻找的词。在谷歌上搜索这些词,你很容易就可以找到离你最近的中餐外卖店。

  不过,热门词“Chop”有时也会引起一些争议。芝加哥一家名为“砍砍中国佬”(Chop Chop Chinaman)的中餐馆就因涉嫌教唆他人滋事而停业,同时还被解读为对华人的种族歧视,遭到愤怒者在其餐馆窗户上涂抹口红以示不满。

芝加哥中餐馆Chop Chop Chinaman涉嫌歧视华人,反对者在玻璃窗上用口红写字抗议。
1

  芝加哥中餐馆Chop Chop Chinaman涉嫌歧视华人,反对者在玻璃窗上用口红写字抗议。

  全世界的餐馆都充满套路,中餐之外的其他亚洲料理乃至欧洲菜也一样。

  这些命名上的“巧合”不只出现在美国,其他西方国家的中餐馆取名都如出一辙,不需要太伤脑筋。伦敦的财神馆(New Aroma)、阿姆斯特丹的福禄餐厅(Mandarijn Restaurant)、苏黎世的筷子餐馆(Chop-Stick),以及马德里的功夫餐厅(Kung Fu Bar & Restaurante),从招牌上就有一种扑面而来的东方气息。

  在装修上,这些中餐馆通常采用木制建筑结构,喷涂以大红色的油漆,高端酒楼多悬挂牌匾,用金色繁体书法字做餐馆中文标志。入口两边大红灯笼高挂,数串辣椒作为点缀,有时也立上一对“囧囧有神”的石狮子,或贴上喜庆的对联。

  也有些中餐馆名字不按套路出牌:位于伦敦的东北菜馆“老地方”(Old Place)寓意重逢,是朋友聚餐首选;巴黎的兰州拉面馆“活着的面条”(Les Pates Vivantes)朝气蓬勃,在阴雨天气里享用一口热腾腾的面,暖胃又暖心。

  但更多数海外中餐馆还是保守地以“三酒”(酒楼、酒家、酒店)做结尾词,或 “轩”“村”“阁”为收尾字。在伦敦的中国城,皇龙轩(Royal Dragon)、梅花村(Plum Valley)和湾仔阁(Wan Chai Corner)之类的招牌比比皆是。

  除了动物和颜色的命名方式,套用中国地名也顺理成章——这就是为什么特里林会吐槽“你们的省份还有完没完”。伦敦的九龙酒楼(Kowloon Restaurant)、巴黎的北京食堂(Le Bistrot De Pekin)和台北厨房(Taipei Gourmet),还有马德里的四川饭店(Restaurante de Sichuan),都具有明确的地方菜定位。

伦敦的中餐厅。
0

  伦敦的中餐厅。

  在中英双语对照的招牌上,有些中餐馆的意译名既有中国韵味又不落俗套。伦敦点心餐厅Shanghai Blues取名为“浦点”,隐约间仿佛透着黄浦江被淅淅沥沥小雨淋湿的味道。悉尼云南米线馆Two Sticks译作“金汤玉线”,想象一锅由老鸡和猪骨熬制的汤,浮着一层淡金色的油脂,配上白玉色的云南干浆米线,可不就是名副其实的金汤玉线?

  大多数餐馆名字的循规蹈矩并非仅出现在中餐馆。珍妮弗·李认为:“这样的状况(取名雷同),其他亚洲料理乃至欧洲菜也一样,都会使用一些特定的语句或词语。”

  比如,属于日本餐馆的Sushi(寿司)、印度餐馆的Curry(咖喱)、越南餐馆的Pho(檬粉)、韩国餐馆的Kimchee(泡菜),等等,都成为了在世界各地可见的餐馆名,被反复使用。

  伦敦连锁寿司店 Yo!Sushi、得到鸟叔追捧的韩国料理Kimchee、悉尼的韩料Dae Jang Kum(大长今),虽然在取名上有些“王刚”“刘芳”或David、Mary的即视感,但坐定饱腹之后,还是会收获一种在异国他乡遇故知的熟悉、满足、亲切、幸福之感。

 
 
 
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
 

QQ群: 102636617
  101772346
  163295794
  163296235
博客: 少年博览新浪博客
  少年博览腾讯QQ空间
微博: 少年博览新浪微博
  少年博览腾讯微博
贴吧: 少年博览贴吧

 
 
·共青团安徽省委员会
·中国少年先锋队
·我要绘本网
·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
·绿色童年
·新华网

 

关于少博 | 联系我们 | 订阅方式 | 投稿须知 | 【安徽少年博览杂志社】 皖ICP备05014877号
Copyright©2006-2014 Snbl.Com.Cn, All rights reserved

本站作品版权作者所有,如无意侵权,请来信告知本站将于2个工作日内删除
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,严禁复制本站页面及盗取资源连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