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我的原创
 
童年安祭 安祭童年
作者:抹茶 发布时间:2017-7-17 浏览次数:715 

每遇春花秋月,不知梦断魂劳。似水流年,何曾复返。童年亦是如此,悄悄从手里溜走,何曾回来过?

以前的人以前的事,虽已是过去,担任然历历在目。小时候的记忆是单纯快乐的。总是无忧无虑,自由自在。那座平房的老瓦房,失去了往日的生气,略显“憔悴。” 老瓦房的小院里种满了竹子。不必说低矮的竹笋,不必说比杂草覆盖的栀子花,也不必说奇形怪状的大石头。记得那个时候,为了偷懒,总是偷跑去竹林里——因为那里有个吊床,其实是我“防范于未然”,偷懒建的。独自一个人躺在吊床上,摇摇晃晃,看着蓝天中的白云悠闲地飘啊飘,听着斑鸠麻雀和一些不知名的虫儿的大合唱,闻着栀子花的芳香,一会便进入了梦乡。

待炊烟袅袅之时,一股股呛人的烟子扑鼻而来,我便从梦中醒来,回家吃饭! 老瓦房的后院有许多桃子树,在“桃子红润之时”,经常溜去后院学孙悟空摘桃,我以蜗牛的速度爬上了一棵桃子树,在树上,偶尔会看见蝉蜕,什么的,便心生好奇,手也就前不自禁地将蝉蜕揣进口袋里。正当我似一匹饿狼盯着那桃子看时,斑鸠麻雀也来了,叽叽喳喳叫个不停,好像在说“见者有份。”便将那尖尖的鸟嘴插进了桃子里,一会又伸了出来,用嘲讽的语气叫了几声,我气得直摇树,那些鸟也不敢太嚣张,便嘴里叼点就飞走了。倒霉的时候,会从树上空降,落地一点也不完美,摔了个‘狗啃泥’。真是‘偷鸡不成倒失把米’啊。 老瓦房旁边有块耕地,那块耕地总是种着不同季节的菜,可令我至今难以忘怀的还是非红苕莫属。

冬天,爷爷总会从耕地里挖几个红苕带回家,等泥巴洗去了再放在灶里边烤。过不了多久,让我口水飞流直下三千尺的香味便从灶里飘出来。我急忙用火钳把它夹出来,然后急忙用手去拿,可烫得我哇哇大叫。我用厚帕子把它包了起来,津津有味地,慢慢地吃了起来。 而这些往事,我不敢捏得太紧,因为它们就像沙子,捏得越紧,撒得也就越多,逝去的也就越多。

 童年的春花秋月,至今知多少?屈指可数矣

(来源:课堂作文网)

 
 
 
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
 

QQ群: 102636617
  101772346
  163295794
  163296235
博客: 少年博览新浪博客
  少年博览腾讯QQ空间
微博: 少年博览新浪微博
  少年博览腾讯微博
贴吧: 少年博览贴吧

 
 
·共青团安徽省委员会
·中国少年先锋队
·我要绘本网
·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
·绿色童年
·新华网

 

关于少博 | 联系我们 | 订阅方式 | 投稿须知 | 【安徽少年博览杂志社】 皖ICP备05014877号
Copyright©2006-2014 Snbl.Com.Cn, All rights reserved

本站作品版权作者所有,如无意侵权,请来信告知本站将于2个工作日内删除
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,严禁复制本站页面及盗取资源连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