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小记者专区
 
我无言的妈妈
作者:杰子 发布时间:2018-2-1 浏览次数:246 

我现在对妈妈的感觉,最大是感恩,兼有惭愧。

她是八十年代生人,据村里老人说当时整村流行“重男轻女”风。只管男孩学业,女孩一律在家,休学也不闲着,割稻、喂猪、砍柴全当历练,好以后找个婆家。外祖父在小学三年级时,以家里没钱为由给母亲休学,从此后母亲再未踏入学堂一步,但她割猪草时还是抵近学校,好听见朗朗的读书声。

她就这样完成了一个女孩的蜕变。在与父亲结婚以后,在那个物质条件并不富裕的年代,愣是托人借了许多书看。有时几餐饿着也没办法,毕竟开支在书上了。

岁月带给她的还有爱情的结晶。小时候起床前她总叫我念一首诗,起初我以为很痛苦,但后来越发有趣,并不是因为我爱上了诗,而是她常因字读不准而含糊带过。我常以此为笑柄,但不曾设想:她认得几个字?我有什么资格笑她?

后来,貌似是跨入中学大门的一天,她把我叫去,神神秘秘地从阁楼箱子里取出一个布袋子,解开之后,发现是一本泛黄的画册《西游记》。她嘱我好好看看,而我觉得插图既不精,文字又显生涩——果真不太适合已被时代淘汰的产物。我婉言谢绝,她转身过去,良久回头对我说:“你真不理解妈妈,该看的不看。”便用布包好,拿回房去了。

我当时还没觉得什么。直到有一天外公来家做客,我问那布的事,他不吭声,脸上皱纹明显起来,只说那对她而言意义非凡,而布里装的什么,母亲从来不让外公知道。他猜测可能是书,尽管之前外公禁止母亲看书,她还是变着法子看。因为买了一本书,母亲与外公最终翻脸,母亲不理解外公的做法,便几十年将心事埋在心底。

那之后,我与母亲不曾再提此事,但她还是一如既往的,对我耳目渲染的影响着。今天和我说这个故事,明天讲那事,尽管我对古典小说并不感兴趣。

她几次卖掉了像那个布袋一样的东西,我猜测是书。我也想接近它们,只是它们的时代已过,我不能再从它们中汲取什么了。

母亲也知道她的时代终将被时光掩盖,所以努力接近我的时代。我的书单一大部分是她钦点的。或许,她为了赶上我的时代,真的下了不少功夫,与她聊天时不见一丝时尚的影子,但她为我选的书也不是平常人选得出的。

杨绛曾说过一句话:“任何个体的成长,都伴随着母体的消亡。”我想,这是对的。在灯下,母亲头上白发渐渐显现出来,有些打眼,但她的心里不知何般滋味。

妈妈,我会替您圆那几十年的读书梦,在读书之路上,在人生之路上,还请多指教!

 
 
 
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
 

QQ群: 102636617
  101772346
  163295794
  163296235
博客: 少年博览新浪博客
  少年博览腾讯QQ空间
微博: 少年博览新浪微博
  少年博览腾讯微博
贴吧: 少年博览贴吧

 
 
·共青团安徽省委员会
·中国少年先锋队
·安徽网
·我要绘本网
·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
·绿色童年
·新华网

 

关于少博 | 联系我们 | 订阅方式 | 投稿须知 | 【安徽少年博览杂志社】 皖ICP备18003486号-1
Copyright©2006-2014 Snbl.Com.Cn, All rights reserved

本站作品版权作者所有,如无意侵权,请来信告知本站将于2个工作日内删除
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,严禁复制本站页面及盗取资源连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