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名家新作
 
英雄令
作者:少年博览 发布时间:2013-6-24 浏览次数:2432 

  文/于心亮

黄昏,信鸽传来飞书,说郡主有难。得知这一消息,我寝食难安,想神小宁呀神小宁,你也有今天,真是老天开眼哪!我仰望绚丽晚霞,轻吟一首: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……然后就吹着口哨,摇着芭蕉扇,趿拉着嘎达板儿,走到后街寻李大吹下棋去了。

在棋局里,我跟李大吹好一通厮杀,那真叫一个痛快!

过完棋瘾,回到家,我晾在窗台上的泥陶没了。我断定神小宁采取了报复行动。

——大意啊!我心有不甘地爬上床,定好了闹钟,闭上了眼睛,祈祷着霍比特人啊,用你们的勇敢和善良,赐予我个美梦吧……梦里,我被怪兽打了个半死。

第二天起床,我头昏脑胀,刷牙的时候,想着还要上学,更加头昏脑胀。

上学路上,碰到了神小宁,她得意洋洋,小人很得志的样子。我恼火地面对她,说不知是谁偷走了我放在窗台上的夜壶,害得我晚上差点在床上测绘了地形图!

于是神小宁恼了。我笑了。

神小宁一恼,我就一天好心情。上课回答积极,下课帮助同学,即使遇见老校工,我也非常有礼貌地问候他,说老爷爷,你有厕纸吗?我拿着厕纸跑进厕所里,总会遇到一两个马大哈腆着脸问:带着厕纸吗?多少钱,我买!

——赚钱的感觉,是真好啊!

赚来的钱,我不乱花的,要做许多有意义的事情,比如买了鸽粮,跑去教堂喂食鸽子啦;比如喂完了鸽子,跟神父聊聊陶艺啦;比如聊陶艺的时候,还能品尝神父亲手磨制的咖啡啦……当然,当然,我还会遇到常来做清洁的神小宁。

神小宁总想统治我,打小就有这样的野心。

这可真让人受不了啊。

有了闲工夫,我又做了一个女陶俑,可真好看啊。

神小宁问我这歪嘴斜眼的家伙,是谁?我斜睨了她一眼,没敢说是她,就笑了笑。

不笑还好,一笑,神小宁就断定是她,遂对我不依不饶,还恶狠狠威胁说等着吧,本郡主饶不了你!

我听后,心头一紧,觉得女陶俑命不久矣。

我去寻李大吹,说大吹,咱俩关系不错吧?李大吹赶紧捂住口袋说:我身上没钱,真的,口袋比脸都干净。我撇着嘴说瞧你这点出息,我新做的泥陶,放你柜上先存几天。李大吹不太乐意。我轻描淡写说这个泥陶是神小宁。李大吹顿时笑成狗尾巴花儿答应了。

我去教堂喂鸽子。鸽子扑扑啦啦绕着我飞,我想大热的天儿,鸽子怎么不出汗呢?

神父神色阴郁地走过来,说银烛台被人偷走了。我说你报警了吗?神父说有罪的羔羊,有一天终归会迷途知返的。我说拉倒吧你,早晚有一天你也会被人偷走的!

我去找神小宁。神小宁皱着眉头看我,说你的意思,是怀疑我把银烛台顺走的?

我不置可否。神小宁就把手中的凉茶泼到我身上。我说神小宁你别这样野蛮好不好,我也没说是你顺走的银烛台。神小宁说你来找我,就是对我的不信任,你让我怎能咽得下这口气呢?我说你做清洁的时候,难道就没看到那支美丽的银烛台吗?

神小宁微笑着,说,不错,银烛台是我拿的,你能把我怎么着吧?

我扭头就走。没拿就没拿吧,何必用这样的态度来考验我的智商呢?我找到李大吹,说大吹,再帮我个忙吧。李大吹说你说吧。我说教堂里的银烛台没了,你去闻闻,是谁给偷走了?李大吹很愉快地答应了,然后朝我热情地伸出手。

我往他手心里放了十块钱。

李大吹的绰号叫警犬。别人叫他,恼。我叫他,不恼。但我从来不叫他警犬。

因此,李大吹很把我当朋友。就像我把他当朋友一样。

李大吹理想是当侦探,而我的理想只是想做个泥瓦匠。我真佩服他呀!

李大吹转悠完教堂,然后跟神父交流了半天。当黄昏降临,鸽子们都栖息到钟楼里去的时候,李大吹才晃晃悠悠地出来。我问他收获?他说很不错。我满怀敬仰地看着他,没想到这货打着饱嗝说:神父亲手磨制的咖啡,很不错……

——真是朽木不可雕也啊!

我万分沮丧地跟他讨要十块钱。李大吹却拍拍我的肩膀说周末,咱们去旧货市场转转,说不定会有所斩获的!我觉得李大吹说的有点道理。

周末,阳光明媚,天气好得能晒爆皮。

在旧货市场,我看到神小宁在摆卖我的泥陶,其中一个赫然是我要李大吹帮照管的女陶俑。我揪着李大吹的耳朵朝他大吼:你不讲信用,你怎么如此对待你最好的朋友?

神小宁幸灾乐祸地看玩意儿。

吵闹不休的时候,聚来许多人。我和李大吹突然偃旗息鼓,像什么也没发生似地走出人群。围观的人感觉甚是无聊,纷纷指点我们,像是我们愚弄了他们的感情。

这个时候,李大吹悄悄扯了我一下,我看到一个不太显眼的角落里,坐着一个人。

在我们争吵的时候,那个人,守着他的摊子,自始至终没有动。——他为什么没有动?

神小宁悄悄收拾好摊子,悄悄溜掉了。

那个人,是个老头,头上的遮阳帽,压得很低,我们看不清他的容貌。趁我和李大吹买雪糕的时候,对方站起来,东瞧瞧西望望,看似随意闲逛,却是很快地离开市场……

我和李大吹跟了两条街,树上的蝉鸣很响,我想起了螳螂捕蝉的故事,黄雀是不是在后呢?我警惕地回头望,果然发现了神小宁。

——这可真烦人!

我和李大吹分开走,李大吹跟踪老头,我引开神小宁。我忽快忽慢地走,感觉就像敌特片一样,看到神小宁被我傻乎乎地牵着鼻子,心里忍不住乐开了花儿……

正当我得意的时候,突然一脚踩空,咚的一声掉进下水道里了!

——偷下水井盖的人,真是罪该万死啊!

我晕头涨脑地跌在污水里,望望高高的井口,仿若可怜的青蛙。

神小宁的脑袋从井口上探出来,在深远天空的背景下,看上去好像上帝可爱的脸庞一样。她笑嘻嘻地问你没事吧?我冷静地说:咦?你怎么来了?

神小宁蹲在井口旁,托着腮跟我卖萌,说下水道里阴凉吧湿润吧安静吧空气好吧……是不是想在里面呆上一辈子呀?我连连点头,说是滴,你说完了吗如果说完了就赶紧走吧别让你妈妈在家里着急……以为你失踪了呢!神小宁说那好吧,我走了啊!

结果神小宁一走,就真的走了!——可气死我了!

李大吹寻来的时候,老鼠都快要在我身上絮窝了。在我的叫嚣里,李大吹用腰带把我费力地拽出下水道。在路上,李大吹告诉我一个很震惊的事:

——被追踪的老人,竟然是老校工!

更令我们震惊的事情在后头。神小宁失踪了!

她去了哪里?会不会有危险呢?

正当我和李大吹瞎琢磨的时候,信鸽传来飞书:郡主有难,速来钟楼。

看来神小宁是真的有难了,因为鸽子的翅膀受伤了,像是被人打的,难道……我和李大吹不敢多想,撒腿跑到学校。老校工拦我们:周末了,你们还跑来做什么?我边纠缠老校工边喊:赵平飞,快跑!李大吹愣一下,兔子般嗖地跑进校园里了。

老校工气得直喘粗气,趁他去追李大吹,我也赶紧闪!

我和李大吹跑到钟楼,看到硕大的铜钟寂寞在耀眼的阳光下,我们四处转了一圈儿,却没见到神小宁的影子。我想这个小丫头莫非又拿我们开涮?远远的,老校工持着一根木棍朝我们愤怒地追来。我和李大吹一对视,不约而同说:教堂!

……

是黄昏了,教堂美丽的尖顶巍峨在靓丽的霞光里,鸽群划过天空的翎羽声响起在我们的耳畔,李大吹边跑边问:老校工那儿,你怎么喊赵平飞快跑呢?我说:要是喊你名字,不就暴露你了吗?

我们跑上钟楼,凌乱的脚步声惊飞了栖息的鸽子。可是,直到我们将整个钟楼找遍,也仍然没有见到神小宁。——真是沮丧了。这个时候,神父静穆的声音响在我们身后:孩子,你们要找那个经常来做清洁的小姑娘吗?我和李大吹急忙点头。

请跟我来。神父说。

我们跟随神父来到一间密室里,神父让我们稍等一下,然后就关上门出去了。透过密室的小窗户,我看见黑暗正从窗棂上慢慢地爬进来,我不由感到了恐惧,我去推密室的门,却发现根本推不开。我说糟糕,李大吹,我们上神父的当了!

我们俩着了慌,拼命去推门,却无济于事。我颓废地说:李大吹,我们才是真正的有难了。李大吹苦笑着说:放心吧,有我呢!我说:别吹了,你能把我们救出去吗?李大吹摇摇头。我撇撇嘴,朝着窗外吹起了口哨。

暮色里,一只鸽子落到了窗台上。

我触到了一件物品,拿起来一瞧,竟然是神父说被偷走的银烛台。我思考了一下,明白了,看来神父是故意说谎,目的就是骗我们离开教堂,他心里肯定有鬼!我将银烛台悄悄递给李大吹,他紧紧地攥在了身后。

这个时候,密室的门响了。我赶紧将鸽子抛出了窗外。神父神色一紧,问我:你在做什么?我笑着说:没做什么,只不过让鸽子代我发出了英雄令,过不了多久,就会有人来救我们了。神父突然眼露凶光,伸开手指朝我扑了过来……

随着一声惨叫,神父捂着脸倒在了地上。是李大吹手里的银烛台刺伤了他。

我和李大吹冲出了密室,顺着幽深的甬道朝教堂外跑去。神父愤怒而沉重的脚步声像吐着芯子的毒蛇在后边紧紧追撵着,越来越紧,越来越近……正在这紧要的关头,一个灰暗的身影突然侧冲出来,一下子将神父重重地撞倒在地。此人竟然是——老校工!

神父不甘心地说:当初真不应该让你喂食鸽子。

我笑着说:你以为我是利用鸽子报信吗?错,鸽子在夜晚视力很弱,我根本就没有利用鸽子发英雄令,是你自己心里有鬼,才真正地暴露了你自己!

此时,神小宁带着警察冲进来,神父绝望地捂住了脸。

……

我们稀里糊涂成为了英雄,做梦也没想到看似慈祥和善的神父竟然利用鸽子来贩毒。当我和神小宁去教堂的时候,他害怕事情败露,就故意说丢失了银烛台想逼我们离开,没想到我们误打误撞竟然揭开了他丑恶的面容……

神秘的老校工,其实一点也不神秘,犯二的神小宁想去旧货市场卖我的泥陶赚钱,可是抹不开脸儿,就拉善良的老校工一起去壮胆儿。我凶狠地看着神小宁:你说在钟楼有难,是不是又在骗我们?神小宁狡黠地说:我……偏不告诉你!

不告诉就不告诉吧,反正我也不想问。我吹着口哨,摇着芭蕉扇,趿拉着嘎达板儿,走到后街寻李大吹,说大吹,我要在你柜上存放个泥陶,你可千万别像上次一样偷偷送给神小宁啊。李大吹鸡啄米一般点头:放心,你尽管放心,我绝对保管得妥妥的!

过了两天,神小宁黑着脸,李大吹伤着脸。——是神小宁抓的!

李大吹悲催地问我:你让我保管的泥陶,是个啥东西?为何有股怪味?

我忍住笑。没告诉他那是我的夜壶。

 

 
 
 
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
 

QQ群: 102636617
  101772346
  163295794
  163296235
博客: 少年博览新浪博客
  少年博览腾讯QQ空间
微博: 少年博览新浪微博
  少年博览腾讯微博
贴吧: 少年博览贴吧

 
 
·共青团安徽省委员会
·中国少年先锋队
·我要绘本网
·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
·绿色童年
·新华网

 

关于少博 | 联系我们 | 订阅方式 | 投稿须知 | 【安徽少年博览杂志社】 皖ICP备05014877号
Copyright©2006-2014 Snbl.Com.Cn, All rights reserved

本站作品版权作者所有,如无意侵权,请来信告知本站将于2个工作日内删除
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,严禁复制本站页面及盗取资源连接